骗马云10亿被骂4年后,王坚留下4条人生启示

11月22日,中国工程院2019年度院士增选结果正式公布。
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打败百度CEO李彦宏、CTO王海峰,微软副总裁沈向洋、比亚迪总裁王传福,成为本次增选的75名院士中,唯一来自民营企业的科学家。
古今中外,院士从来都是科学家群体的最高荣誉。
在中国,这顶桂冠过去只属于科研机构、高等院校、大型国有企事业单位。
如今时代变了,因为有一种人天生不被束缚,他们永远在开辟新的时代。
正如《肖申克的救赎》所言:有的鸟儿注定是关不住的,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
永远做那只跳进沸水里的青蛙
王坚的人生,早就开了挂。
22岁,杭州大学心理学学士;
28岁,杭州大学心理学博士;
30岁,晋升为心理学教授;
31岁,提拔为博士生导师;
32岁,担任杭州大学心理系主任。
从博士到系主任,四年的时间,走完了别人十年的路程。
王坚的专业,是工业心理学,研究人机交互。
在杭大读硕士时,本专业的知识已经不能满足他的欲望,于是跑去浙大旁听了计算机专业的课程。
硕士念完,他的计算机水平已经不亚于导师。
有一个佐证。
多年后,在人生的另一个战场,面对“这人根本不懂技术,连代码都不会写,一个学心理的博士,居然当上阿里巴巴的CTO(首席技术官),心理学学得真好啊”的质疑,他泰然自若地回答:
“如果你把我当成一个纯粹写代码的人,这一行的人也会因为写代码而雇用我。”
王坚的硕士毕业论文,叫《人机交互和多通道用户界面》。
这是中国首部讨论人机交互的论文,那时的王坚还不知道,他的论文将在中国载人航天工程,航天器轨道对接的人机交互程序上,大放异彩。
只需要按部就班地走下去,王坚的人生,大概率会顺风顺水,坐等名利找上门来。
人人求之不得的稳定,王坚弃如敝履。
系主任的身份,行政事务太多,一心改变世界的人,永远在出发。
1999年,37岁的王坚第一次走出自己的舒适区。
离开杭州大学,入职微软亚洲研究院。
一头扎进实验室,王坚这一干就是十年。
十年磨四剑。
SQM大规模数据处理系统,被微软拿去开发了Office 2007以及其他几十个软件产品;
数字墨水技术,应用在了OneNote 2003、Windows XP Tablet PC edition 2005、Windows Vista以及随后数代Windows系列产品中;
亚洲语言无模式切换用户界面,应用在Windows XP 和 Office XP 等软件上;
手写数学公式识别器,在2006年胡锦涛主席访美时,被微软拿来现场演示推广。
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王坚带领的团队,是和比尔•盖茨当面讨论问题最多的小组。
曾有人在比尔•盖茨面前讨论软件数据分析问题,比尔•盖茨说:“你应该去找王坚。”
囊括了谷歌全球副总裁李开复、百度总裁张亚勤、金山集团CEO张宏江、微软全球副总裁沈向洋……在“人工智能的黄埔军校”微软亚洲研究院,人们这样评价王坚:
“那是一个大牛扎堆的世界,即使如此,他也可以算其中最特别的一个。”
特别的王坚,升任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也走到了人生的第二个十字路口:
在熟悉的实验室继续做擅长的科研,享受水到渠成的荣誉和地位,还是狠下心把自己抛进陌生的赛道,让未知和风险降临人生下半场?
就像建筑师的夙愿,是亲眼看着自己的设计图纸变成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科学家的夙愿,是亲手把实验室里的成果变成切切实实改变世界的产品。
这中间,只差了一步,却隔了十万八千里。
这一年,王坚46岁了。
如今答案早已揭晓,但中年转身的那一刻,他的决然和勇气,即便是一个20岁的年轻人,也自叹弗如。
这也是王坚留给我们的第1条人生启示: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永远做那只跳进沸水里的青蛙,选难走的路,看更高处的风景。
因为相信,所以看见
因为看见,终能抵达
12天之前,杭州阿里巴巴总部,2019天猫双11全球狂欢节最终交易额定格在:2684亿元。
2天之后,马云却在第五届全球浙商大会上说:
“不要把双11看作是阿里巴巴的成功,其实对阿里来讲没有多大意义,只是一个技术的测试。我们相信双十一所需要的所有的技术、设备,包括金融、物流、计算能力,是十年以后整个中国科技、技术、经济发展的一种基础设施。”
马云口中的技术,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阿里云。
阿里云有多强?
不妨回想两个场景。
10年之前,第一届淘宝双11购物节,交易额只有5千万,购物人数、包裹数量都不到今年的五千分之一。
可是那一年的双11,淘宝一度崩溃,页面卡顿,甚至部分商品详情页不得不以黑白色显示。
今年的双11,订单峰值达到54.4万笔/秒,单日数据处理量达到970PB,包裹量12.9亿个,相当于2007年整个国家一年的包裹量。
可是今年的双11,大家想必记忆犹新,购物体验良好,网站刷新及时流畅。
再说第二个场景。
9年前的1月30日,2010年度春运拉开帷幕。
为了缓解历年春运,火车站通宵排队抢票的困难,这一天,12306网络购票平台正式登上历史舞台。
赶过那些年春运的人应该都有印象,崩溃是12306网站的标签。多少人因为抢不到票,无法回家过年。
直到2015年,这一现象才渐渐淡出视野。
因为那一年,12306网站将75%的余票查询系统,迁移到了阿里云计算平台上。
今天的阿里云,帮阿里巴巴在全球拿下超过140万客户,中国超过三分之一的网站,服务器架设在阿里云之上,年营收247亿,估值超5000亿。
在云计算这个领域,阿里云亚洲第一,全球第三,仅次于亚马逊和微软。
阿里云这么强,是因为云端之上的那个人,“阿里云之父”王坚。
2007年的网侠大会上,两个将在未来改写中国互联网历史的人碰面了。
王坚和马云。
“如果阿里还不掌握技术,未来将不会有它的身影。”
就因为这样一句话,马云和彭蕾三顾茅庐,请动王坚出任阿里巴巴首席架构师,负责开发云计算系统。
十年前的云计算,是什么概念?
答案是没有概念,一切都要无中生有。
2010年的一次IT领袖峰会上,马化腾说:现在看还为时过早,可能得过几百年,几千年之后,到阿凡达的那种时候才能实现。
李彦宏在旁边补了一句:云计算这个东西呢,不客气一点讲,它是新瓶装旧酒。
马云说:云计算就是一个乌托邦思想,为谁做,要做多久,什么时候产生效益,我们也不清楚。
而阿里巴巴的研发工程师们,对于云计算的表述更露骨:明明可以坐高铁,却偏偏要骑自行车去上海。
王坚,只有王坚,就如当年爱因斯坦在大脑中凭空推算出“相对论”一般,提出了云计算的整体构想,并以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步步推进。
8年后,王坚参加央视《朗读者》节目,在与董卿的对谈中,回顾了这段往事。
“计算机里最核心的计算就像是一口井,井里有着最珍贵的水资源。随着大家对计算需求的增大,需要有人想办法把井水变为自来水,让它顺畅地流入寻常百姓家。
这个过程看似简单,实际上,需要建水厂、铺管道、做水龙头、装水表等一系列环节的精密配合。更重要的是,它需要人们对新理念的接纳。
第一口自来水从水龙头里流出之前,没有人敢相信水资源的安全性。云计算的整个程序做好之前,也没有人觉得这个新技术所带来的革新,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源泉。”
今天的我们,依然很难理解这个形象的比喻,背后蕴藏的巨大信息量。
但是十年前的王坚,却对此坚信不疑,也为我们留下了第2条人生启示:
因为相信,所以看见;因为看见,终能抵达。
创业是走进空气稀薄地带
只有偏执狂才能活下来
王坚在《朗读者》节目中,所朗读的书目,是美国作家乔恩·克拉考尔的《进入空气稀薄地带》。
这也是他在阿里巴巴从0到1,打造阿里云的创业之路,最好的描述。
2009年春节后的开工第一天,王坚带着一帮工程师在北京汇众大厦203号一间连暖气都没有的办公室,敲下了阿里云“飞天”系统的第一行代码。
因为远离杭州大本营,除了敲代码,这个团队仿佛处在小农经济时代,凡事都要自力更生。
自己订水、买垃圾桶、修理桌椅、修无线网,甚至需要自带咖啡和茶叶。
虽然连大厦保安都不知道这群神神叨叨的人,究竟在干什么。但是那时候每一对厚厚的眼镜片背后,好歹都在射出兴奋的光彩。
“没准将来我们成功了,我们写的飞天第一行代码还能印在T恤上呢!”
春去夏来,因为测试系统的服务器就搭建在办公室,那个夏天的汇众大厦203室仿佛一个大型蒸笼。
大厦空调不给力,王坚就每天给冰场打电话,订两只巨大的冰块,物理降温。
处境的改变,源于马云的一次巡视。
阿里云1号工程师林晨曦,想打开电脑给马云展示一下团队的成果。结果按了半天开关,机器都没反应,他才发现大厦停电。
马云就在蒸笼里干坐了半小时,直到物业恢复供电。
临行前,王坚跟马云说:这帮人很能干,每天晚上都加班。
马云惊了:这种地方还能加班?
几天之后,阿里云终于换到了有空调的办公楼。
王坚在阿里巴巴内部有个绰号,叫做“王坚强”。
不是因为他领导的阿里云团队有多么吃苦耐劳,这对于任何一个创业者来说,都是最基本的素养。
而是因为他在长达四年的“四面楚歌”里,不为外界的非议所动,不为内部的分裂所动,坚持到近乎偏执地相信,“相信”的力量。
所有人,包括王坚,都远远低估了无中生有这件事的难度。
从2010年到2012年,按理说,三年的时间足够判断一件事到底靠不靠谱。
可偏偏云计算投入了巨资,自己也升官为集团CTO,仍是迟迟做不出成绩,连续几年的年终考核上,阿里云都是集团所有部门中垫底的那一个。
“骗子王坚”的骂名,从四面八方汹涌而至,一度淹没了阿里巴巴内网论坛。
马云找他就是一个错误,因为他什么都不会,只是一个溜须拍马的;
马总找王坚挑大梁绝对是个错误,首先这人根本不懂技术,其次他太虚了,天天给你画饼;再次,这人就是一个拍马屁的高手,我到现在也没想通聪明如马总怎么会被哄到那么挺他。难道是后来发觉骑虎难下了么?
一个学心理的博士,居然当上阿里巴巴的CTO,心理学学得真好啊!
浪费钱浪费资源却一事无成,凭什么升CTO?
部门考核绩效连年压线,考核没有任何依据,为什么王坚部门还不解散?
开始大家还在背地里说,后来就不再忌讳。甚至在阿里总裁大会上,有一位员工直接对马云说:马总,你别听王坚的瞎扯,他就是一个骗子!
最后,这道声浪直接惊动了马云,他亲自下场去帖子下面回复:请相信博士(王坚),给他一点时间。
但这并没有多少帮助,部门之间因为阿里云整天互相吵架,会议室的桌子拍得震天响,把一向镇定的马云都拍懵了:
“两拨人在我办公室吵,公司就像要分家似的,最要命的我也听不懂他们在吵什么。”
人言可畏,自古以来,大多数将军都不是死于战场,而是死于朝堂之上的争斗。
云计算部门的同事,每天都低着头上班。很多人扛不住了,超过一半的人离职转岗。
一封辞职信这样写道:我觉得再干下去,也看不到任何希望。
今天,左边的工位空了。明天,右边的工位空了。
工程师李超,在阿里云成功突破5K大考,承载淘宝业务后,发过一张照片。他说:当年参加 5K 项目的同事,这些人中现在只有十几个还在阿里巴巴。
黑云压城的氛围,一直持续到2012年阿里云事业部年会。一向沉默的王坚,在会场失声痛哭。
他还手拿话筒,哽咽着给自己鼓气:
“这几年我挨的骂甚至比我一辈子挨的骂还多,但是我不后悔。只是,我上台之前看到几位同事,他们以前在阿里云,现在不在阿里云了……”
满屋子耿直憨厚的理工男,那一晚却无人不湿了衣衫。
马云也看不下去了,登台说了一段话,给濒临崩溃的王坚,续上了最后一口气。
“我知道,所有留下来的人其实是真正阿里云的精髓。
有的时候不是你技术有多强,而是我们有多团结,互相多配合,多支持,多理解。
换任何一个公司,吃不消内网上那么多人骂的,我有一段时间也是特别替大家难过,就像我骂儿子可以,我打儿子可以,不允许别人骂我儿子的,要不然我要翻脸的。
我没有想过公司内部对阿里云有那么大的意见,我真没想到。但是你们都扛过来了,这是我深以为傲的,如果你们能抗得过内部人骂,抗得过那么多人指责,我们还有什么扛不过未来五年的发展?
王坚说他知道大数据的方向,我信任他。我每年给阿里云投 10 个亿,投个十年,做不出来再说。如果撞墙了,这钱打水漂了,我花得起,这是战略。”
被质疑久了,这种久违的被人相信的感觉,让王坚暗自咬牙,带着剩下的工程师,拿命去拼。
阿里巴巴合伙人胡晓明,回忆趟过这段低谷期的王坚时说:博士像是用100斤的力量,驱动10吨的庞然大物。
老马拉车,不待扬鞭自奋蹄。就这样,阿里云成了。
中国网站登录阿里云的比例,从20%一直上涨到50%。每个季度,阿里云都保持同比增长100%,这样逆天的增长速度持续了12个季度。
全球19个地域,200多个飞天数据中心,顺次点亮。发布不到一年时间,阿里云就赚回了超过6.5亿元。
2017年中国电子学会科学技术奖中,飞天云获得了学会成立15年以来的第一个特等奖。
在芯片领域,中国人面对美国垄断只得眼睁睁地沉默。
在操作系统领域,我们面对美国的背影也只能艰难追赶。
但是在云计算领域,王坚带着一群理想主义者,用了十年时间,把阿里云拉至和亚马逊同一级别,走到了全球第三、亚洲第一的位置。
与此同时,在杭州阿里巴巴的云栖小镇,一尊雕像被竖立起来,雕像主体部分只有两个字:飞天。
而基座上,则刻着以王坚为首的飞天团队所有工程师的名字,无论他们是不是还在这个部门。
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有知情者在知乎上这样评价王坚:
10年前,我也觉得博士(王坚)是个骗子。现在看看,我觉得他是个伟人。没有这些别人嘴里的偏执狂,世界又怎么可能被改变?
每一位创业者,本质上都是孤独的。
他们走在一条没人走过的路上,前方是凝固的黑暗,唯有偏执地相信自己,相信到盲目的地步;偏执地隔绝一切怀疑的目光,挺直脊梁、迈出一步、再迈出一步,才能一点点靠近光明。
这也是王坚,留给我们的第3条人生启示:
创业就是走进空气稀薄地带,只有偏执狂才能活下来。
巨人躬身
是在用自己的身体替后来者搭桥
2016年,阿里云早已踏上正轨,王坚也已经54岁了。
为了配合集团培养人才梯队的战略,他卸任阿里巴巴CTO,担任技术委员会主席。
退居二线的王坚,这几年也没有闲着,他一直在忙着推进两件事。
城市大脑和2050大会。
什么是城市大脑?
王坚打过一个生动的比方。
在互联网时代以前,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南极到北极。
在互联网时代以后,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红绿灯跟交通监控摄像头的距离。它们都在一根杆子上,但是从来就没有通过数据被连接过。
因为它们的距离,交通是一定会堵的,原因就是摄像头看到的东西,永远不会变成红绿灯的行动。
根据我们的数据,城市每天有 90% 的电力、水资源,甚至是时间,都在被白白浪费。城市大脑就是用来解决单靠人脑,没有办法为城市做好规划的问题。
什么是2050大会?
在浙江卫视《2019 思想跨年》节目里,王坚曾这样解释:
我不愿意简单地去定义2050,担心任何简单措辞都会限制 2050 的想象力。但它的初衷非常简单:让年轻人一年能因为科技而团聚一次,让年轻人有机会在几千人面前,分享他们对世界的想法与行动。
王坚有一个信条:对年轻人来讲,两个越不应该见面的人见一次面,会改变他的一生。
这个信条的缘起,或许正是因为王坚与一位年轻人无意间的照面。
在2018年第一届2050大会开幕前,一个志愿者跑来问王坚,“你叫不叫得出我的名字?”
王坚回答,“我叫不出你的名字,但我认得你,我知道你做了什么工作。”
在王坚的周围,有很多这样的年轻人。他们做了很多事,却不被人记住,也得不到足够的资源。
作为 2050 大会的 001 号志愿者,在57岁的王坚看来,为年青人做点事情,非常重要。
“现有的各种大会、论坛多是为成功者举办的,我就想为那些还没有能被定义为成功的年轻人办一场聚会,让更多人知道他们正在做的事情。”
因为世界永远都在把问题留给年轻人,却没有把资源放在年轻人手中。
这是王坚发起2050大会的初衷,也是一位过来人抱着对未来的使命感,在替世界的后继者搭桥。
2018 年 5月,第一次的 2050 大会上,一位来自中国商飞的工程师,第一次在 2000 人面前讲述了他对航天业的未来看法;
一位火箭初创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分享了们的运载火箭方案;
一位马丁个人飞行器的试飞员,分享了他为何要从事高风险的试飞职业;
一位刚刚完成环球飞行的挑战者,分享了他绕地球一周的旅程;
大会结束后,那位来自中国商飞的工程师,和一位科学院所长,开始一起研究互联网卫星,俩人合作的卫星明年一月份就要上天了……
让 2000个这样有理想的年轻人相遇,会发生什么?
这个问题,王坚也无法回答。甚至,他也不想去预判。
以一种不给束缚的方式,让年青人在线下彼此激发对未来的想象,可能就是王坚孵化未来的方式,也是他借以通向未来的道路。
我很喜欢王坚说过的一句话:
科学不是科学家的事情,是大家的事情,更是年轻人的事情。
这是一种和平年代的家国情怀。
上下五千年,中国人自古就不缺急流勇退的智慧,但一直欠缺成全后人的智慧,欠缺躬下身体为后辈铺路搭桥的格局。
这也是功成身退的王坚,给我们留下的最后一条人生启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有目网 » 骗马云10亿被骂4年后,王坚留下4条人生启示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