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馥莉与王思聪:摩羯座富二代

“当了”王力宏20年粉丝后,娃哈哈“公主”宗馥莉亲自下场手撕了这个标签。
“你喜欢王力宏吗?”
“不喜欢,他年纪大了,有审美疲劳。”
一档节目中,宗馥莉回应换掉代言人王力宏的言论引发轩然大波。王力宏代言娃哈哈20年,背后有一个温情故事:据说宗庆后曾公开表示,选择王力宏是因为女儿喜欢。
37的宗馥莉至今没有谈过恋爱。“老父亲为圆梦女儿,重金请女儿偶像代言产品”,多知音体的剧情。铁血大佬的脉脉温情总是格外感人,也让这个长情的代言多了几分质感。
可惜,宗馥莉亲手撕开了这一切。随后,强大的网络压力下,宗馥莉不得不通过工作人员再次转达“我表达得不是很完整。” “实际上,我们和力宏合作了20年,感情非常深厚,像朋友又像家人。”
宗馥莉公开表达不喜欢王力宏的行为看起来像是饭圈的脱粉回踩,更多的人质疑宗馥莉情商低。但,如果你真的了解这位“反叛”的二代千金,或许就要另作一番评价。
早在几年前,宗馥莉参加节目时被问到,有没有偶像或者喜欢的男演员?
雷厉风行的宗馥莉斩钉截铁的说,“没有,因为那些人物太虚幻,我务实。”
宗馥莉是摩羯座,另一个著名的摩羯座富二代是王思聪。曾经的“国民公公”王健林还曾开玩笑要和宗家结亲家,宗馥莉当时就没接这个茬。
事实上,这两个人性格确实很像,若是亲真能结成,不失为一桩美谈。同为摩羯座,同样的海外留学经历,两个人都思想“西化”,抵抗、批判、颠覆,直接,自我。宗馥莉在自我喜好的表达上,也从不遮遮掩掩,只不过她不像小王同学那般高调张扬。
更重要的是,作为最有野心、最需要成就感的一个星座,摩羯座的富二代当然不肯受制于人,哪怕是他的老爸。他们是务实的,但对于掌控的需求仍然会让他们会努力打造一个空间,这个空间他自己做主。
小王同学在微博上开疆辟土,成就一方霸主。宗馥莉留学回来,没有接任老爸的位置,非要创业。
可惜,小王同学玉兔已隐,不见琼楼。宗馥莉一度主导的时尚娃欧商场、彩妆、互联网高端网红饮料转型也已往事成空,不再言。他们父辈们的路也很像,娃哈哈这几年营收也在一路下滑,销售额4年暴跌327亿。
娃哈哈旗下的几大品牌逐渐老化,这是最大的问题。看着曾经盛极一时的汇源果汁,如今靠着举债过日子就知道品牌老化对于快消行业的影响之大。
“反叛”的公主回归了。2018年底,宗馥莉主动请缨要求担任集团品牌公关部部长,负责娃哈哈产品的包装以及品牌推广。
宗馥莉终于走进了娃哈哈集团。从更换代言人来看,这是娃哈哈年轻化,创新改革路上的一步。
只是,积重难返,这是自古不变的真理。娃哈哈的体量巨大,看似强大,巨头形象深入人心,但体量越大,突围就越难,对宗馥莉来说,谋变是一条很艰辛的路。瞧,只是换了一个代言人,就已掀起风浪。
2004年,16岁的王思聪给漫游字幕组发了一封站内应聘信。
16岁的王思聪还“不知爹富”,但他在应聘信的末尾加上了“我是王健林的儿子”。
最终,日漫痴王思聪如愿加入字幕组,主要不是靠爹,还是因为他“宽带和机器条件好,16岁,上网时间充足。”以及出色的日语水平,毕竟小王是精通八国语言的男同学。
正是这段经历,也让王思聪早早地接触了二次元、网游电竞等一系列事物,开启了日后的创业生涯。
也是这一年,宗馥莉从美国归来,结束了自高中就开始的留学生涯。
那时起宗庆后已经开始筹划逐渐将公司交给女儿。
馥莉,是芬芳靓丽的意思,名字中就可以看出父亲对女儿的美好期待。况且,宗馥莉是宗庆后唯一的女儿,是宗庆后脑子里唯一的继承人人选。
他只想着把百亿帝国,安全稳妥的递交到女儿手中。不曾想到“公主”不想只做个小公主,她想做自己的女王。
那是娃哈哈如日中天的时候。那时王健林的万达集团还身居大连,不曾搬到那个窗外车水马龙、流光溢彩的北京东三环CBD。
凭借宗庆后独创的强大、著名的“联销体”模式,娃哈哈在全国深耕了近1万家经销商、几十万家批发商、300多万个零售终端。娃哈哈的新品,不出一周的时间,就可以从东北小镇铺到海南的小渔村。
据说,“在中国只要有小卖部的地方,就能看到娃哈哈的产品”。
到2002年,娃哈哈“非常系列”碳酸饮料产销量达到62万吨,约占全国碳酸饮料市场12%的份额,一度逼近百事可乐在中国的销量。
对留学归来的女儿,宗庆后表示,“等(我)70岁吧!把女儿扶上马送一程,我也可以轻松一下。”
 “扶上马还要送一程”,舐犊爱女之情溢于言表。
可大摩羯更想要证明自己的能量。16岁的王思聪已经应聘漫游了,学成归来的宗馥莉怎么甘愿之生活在父亲的庇佑之下?
2007年,宗庆后把主做食品饮料生产加工的杭州宏胜饮料公司分拆出来给女儿宗馥莉单独经营,并且逐步给其独立权力。
目前宗馥莉已经成为宏胜饮料集团总裁,宏胜是独立于娃哈哈的经营实体,有16个生产基地、44家子公司,承载了娃哈哈约一半的产量。
2015年,宏胜饮料入选中国民营500强企业榜单,排名居484位,当年公司营收大约100亿元。
这个公司是宗馥莉摆脱父亲掌控的“独立”公司,但和娃哈哈庞大的基业比,这个公司也就是九牛一毛。况且,这个公司是娃哈哈的代加工厂,这显然不是宗馥莉的目标。
对宗馥莉来说,她想做的更多,要开辟出真正的独立事业。
2016年宗馥莉就曾主导推出了一款以自己英文名字取名的定制化果蔬汁品牌“Kellyone”。
Kellyone的售价高达48元,保质期只有7天。宗庆后对这款产品并不看好,娃哈哈也从未对这款产品有过宣传。
这款产品虽然主打健康、高端、自然,但显然不接地气。错误的定位,让这个饮料最后夭折了。
这不是宗馥莉的第一次尝试,由于在国外长待,宗馥莉对时尚事业情有独钟。
2012年在宗馥莉的推动下,娃哈哈进入零售领域。当时娃哈哈的娃欧商场在全国许多地方都铺开。不过由于采用的是转租而不是自建模式,娃欧商场一直处于亏损。
很快号称在全国开上百家店的娃欧商场早早就收场了。
宗庆后主导下的娃哈哈一直以不上市著称,不过宗馥莉显然想改变这一传统。她曾积极布局资本市场,花了5亿元在香港收购中国糖果,想要借壳上市。
不过最后证明中国糖果不过是一个资本骗局,宗馥莉又交了5亿的学费。
相比之下,王思聪的路开始的要顺的多,2009年,21岁的王思聪创立普思资本。
普思资本,英文名“Prometheus Capital”。Prometheus,即“普罗米修斯”,这个英语单词来源于希腊语“Προμηθε”。
“Προμηθε”是最具智慧的神明之一,寓意着“先见之明” 。
王思聪觉得他比父亲更懂潮水的流向。此后王思聪如有神助,几乎投什么赚什么。尤其是以一人之力扭转了中国的电竞行业。
但2018年起,王思聪的寒潮也来袭了。狂飙数年的电竞圈开始退潮,熊猫TV被爆资金链断裂,负债运营。
王思聪被多地法院列为被执行人、限制最高消费。
他曾经怼天怼地的微博设置为仅半年内可见。
大摩羯宗馥莉和王思聪,都是坚定的务实、需要成就感一派。他们选择成为一个创业者,自认为引领了潮流的走向,而他们也和很多人一样,有着同样的失败几率。
只是眼下,宗馥莉要承载的显然比王思聪要多的多。
毕竟宗庆后已经74岁了,况且相比万达的高度制度化,大权独揽、管理风格强悍的宗庆后更需要宗馥莉。
事实上,相比王思聪完全独立的事业,宗馥莉不管是代加工娃哈哈的宏胜还是尝试的创新,依托的都还是娃哈哈。
这也让她和父亲一直处在管理的交叉和交接之中,两人之间的碰撞远比王健林父子更激烈。
出国留学也是二代继承者们普遍的选择,“西化”的思想在王思聪和宗馥莉身上的体现也很明显。
王思聪在微博上和汪小菲对骂,一言不合嘲讽“毯星”明星,甚至万达自己的酒店他也说怼就怼。
王健林最多也只是让自己“不要骂自己的朋友”,“不要点名带姓的骂”。
宗庆后和宗馥莉的冲突则从处事逻辑、行为方式一直到经营理念和经营方法 。
宗馥莉曾公开说娃哈哈太甜,她爱喝的是乌龙和铁观音。
如果有官员最近出差,审批文件一时半会拿不到签字,心急的她就特别难理解“为什么不可以用email给他、传真他”。
这与她父亲完全不同。宗庆后国企管理者出身、熟读《毛泽东选集》。无论是娃哈哈从国有独资企业变身为几近私有化,还是应对持续数年的“娃哈哈、达能之争”并最终和解,宗庆后乐于与各级政府打交道,并且得心应手、游刃有余。
成长背景不同,导致二人管理方式上存在诸多不同:宗庆后喜欢跑市场,眼见为实,宗馥莉更喜欢数据分析;宗庆后的家长式管理强调“人治”,宗馥莉只认制度;宗庆后认为转型需要循序渐进,宗馥莉认为形势急迫。
事实上,宗庆后坦言自己与宗馥莉的确存在管理分歧。他曾公开表示员工表现不好,宗馥莉就辞退,这与他的观念相悖。事实上,娃哈哈曾经的确发生过宗馥莉辞退员工,宗庆后又将员工请回去的闹剧。
宗馥莉甚至公开表达对父亲的不同的管理观念。面对娃哈哈与达能之争,她直言“父亲只是简单看到一些资金和技术的诱惑,没有想清楚自己的目标和方向、跟外资合作的弊端”。
对于娃哈哈的接班人的位置,她表示可以“公平竞争”。
“对我来说,我不想做个继承者。为什么一定要继承呢?我不想去继承一家公司,但是我可以去拥有它。”
“如果我做得成功,我希望能够去并购娃哈哈。那就是一种拥有,不是继承,对吗?”
眼下,娃哈哈的危机中,宗庆后和宗馥莉必须去平衡两人之间的冲突,父女联手去寻找娃哈哈新的钥匙。
宗庆后在2010年、2012年、2013年三次问鼎《福布斯》中国首富 ,2014年集团营业收入728亿元 。
可是,娃哈哈的增长奇迹终结在2014年。
2014年以后,中国快消行业的景气转弱。
互联网时代,国际卖场、连锁便利店、社区店和电商等现代渠道正在逐渐取代传统渠道,娃哈哈的联销体渐渐失去了灵魂。
过去,几十年如一日、一步一步丈量市场的宗庆后是最懂渠道的人。
电商的新玩法与他的经验和理念背道而驰,这使得他对电商有种天然的不信任感,甚至是抵触。
他批评电商“花一块钱买来再亏8毛钱卖出”的做法,反对电商打价格战扰乱实体经济。
但时代的车轮呼啸而至。
跟不上时代的娃哈哈帝国已显出颓态:销售额从2013年顶峰时期的783亿元,一路下滑至2017年的456亿元,四年暴跌40%!
多元化非但没能再造一个娃哈哈,反倒成了主业的拖累。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企业,往往都是一个人代表一个企业,而这个人不仅是企业的领航人,也是企业的灵魂人。
但灵魂人物如果落后时代,他们对企业会显得无能为力。
宗庆后挣扎中,他也在不断修正自己的判断,对互联网的态度也悄然发生了变化。
娃哈哈赖以为生的“联销体”也开始牵手“社交零售”,试水“联营体”。
更“反叛”、更懂创新精神女儿也进入了集团,改造固有品牌形象,娃哈哈试图在重新找回奔跑的能力。
在开拓新世界的路上,宗馥莉的路并没有那么好走。
有人问过宗馥莉“失败了会怎样?”
宗馥莉回答,“重新来过,但我是挺骄傲的”。
这个回答挺摩羯,也挺带感的,让我们对这个二代公主多点耐心和等待。
现在王思聪不再发声了,可是,如果有人问他这个问题,兴许这也是他的答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有目网 » 宗馥莉与王思聪:摩羯座富二代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