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首富梦碎!260亿身价成“被执行人”,400亿公司被强制退市

一朝梦醒,万物皆空!
他从回城知青到企业老总,砥砺前行了25年;
从辉山掌舵人到辽宁首富,他只用了4年时间;
难以想象的是,不到一年他就从首富成了“老赖”(被执行人);
更意想不到的是,辉山从云端跌落仅仅用了90分钟的时间。
创业三十年,从国企职工,到食品厂领导,再涉猎房地产,然后把身家压在乳业上,辉煌之极成就260身价辽宁首富,高筑400亿乳业帝国。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辉山乳业帝国与数百亿身家,都在90分钟内轰然坍塌,如今辉山遭强制退市,曾经的辽宁首富杨凯更是成了“被执行人”,令人唏嘘不已!
昨日晚间,港交所宣布,从12月23日上午9时起,将对辉山乳业(06863.HK)的上市地位给予取消。
经过两年多停牌后,辽宁老牌乳企辉山乳业最终还是走上强制退市的道路,公司老板杨凯从昔日身价260亿的“辽宁首富”变成了“老赖”。
曾经富豪榜的常客,落到如此狼狈的境地,还需要从2017年3月辉山乳业在港股市场上的惊世暴跌说起。
事实上,辉山乳业的危机从2016年就开始了,美国做空机构浑水先后两次狙击辉山乳业,称自2014起辉山乳业就夸大利润率,存在财务造假问题。
同时其奶牛养殖场的资本开支也存在造假行为,认为辉山乳业价值“几乎为零”。三个月后,辉山乳业债台高筑、资金链断裂的事实因股价暴跌浮出水面。
鲜为人知的是,辉山乳业股价崩盘前一天,3月23日14时,在距辉山乳业大厦以北约1公里的辽宁省友谊宾馆,由辽宁省金融办组织召开,辉山乳业及23家银行参加的债权人大会,或许才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3月24日,辉山乳业于11时30分开始暴跌,由每股2.81港元大跌至下午1时停牌时的0.42港元,跌幅超85%,创下创港股史上最大跌幅纪录。
其市值也在90分钟内蒸发超过320亿港元,仅剩56.6亿港元。
资料显示,辉山乳业历史可追溯到1951年,目前主要从事奶品及婴幼儿配方奶粉生产及销售,是国内第一家具备脱盐乳清粉商业化生产资格的企业,是辽宁省最大业态奶生产商。
2013年9月,辉山乳业在香港主板上市。
此后,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先后在2015年和2016年成为沈阳首富和辽宁首富。
作为一家拥有66年历史的明星乳企,辉山乳业为何会走到如此地步?昔日260亿身价的辽宁首富为什么就成 “老赖” 了呢?
公开资料显示,辉山乳业成立于1951年,前身是沈阳农垦总公司下属的企业。
1998年底,沈阳农垦总公司将沈阳地区的多个畜牧场、牛奶公司、乳品加工企业整合在一起,组建了“沈阳辉山乳业集团”。
2002年沈阳乳业是东北最大的液态奶企业,液态奶产量仅次于光明、三元和伊利,排全国第四。
2004年7月,沈阳市农垦联合企业总公司彻底退出沈阳乳业,沈阳乳业又由中外合资变为外资美国隆迪独有,杨凯为沈阳乳业新任总经理,负责日常运营管理。
2004年12月,在美国隆迪取得沈阳乳业全部股权5个月后,总经理杨凯获得了沈阳乳业50%的股权。
随后又经过了股权转让和经营实体变更,最终在2012年8月,杨凯成为辉山乳业的大股东和董事长。
而杨凯生于1958年,是地地道道的沈阳人,在食品及乳品行业干了20多年。在朋友及圈中人眼里,他是一个低调、果敢、务实的人。
跟那个年代的人一样,他知青回城后成了一家国企食品厂的职工,后来跳槽去了美国隆迪做高管。
2002年11月,杨凯成立沈阳隆迪食品有限公司(2012年9月改名为”辽宁辉山乳业”),并担任董事长兼总裁。
2013年9月辉山乳业实现了港股上市,上市后股价从3元多下跌到1.2元,然后又涨回3元左右,一直持续到2017年的3月。
在2016年胡润富豪榜上,杨凯则以240亿元资产成为辽宁首富,辉山市值最高达到430亿港元(约400亿元)。
虽说辉山乳业的危机是2016年开始的,但2017年辉山副总裁葛坤的失联才是引爆辉山的债务危机的导火索。
1996年11月,当时21岁的葛坤加入沈阳隆迪粮食制品有限公司出任总经理秘书,而总经理正好是杨凯。
后来,杨凯在2002年成立辽宁辉山乳业,并担任董事长兼总裁。葛坤亦在同年同月进入该公司,担任总经理兼董事职务。至此,葛坤在27岁便完成了从秘书到总经理的逆袭之路。
颇为神奇的是两人的关系,一直以来,由于两位作为担保人并且是一致行动人,外界都传言杨凯和葛坤是夫妻关系。
在2014胡润富豪榜的排名中,杨凯和葛坤还被作为夫妻上榜,两人以110亿元的身家排名当年榜单的第147位。
然而事实却是杨凯和葛坤并非夫妻关系,杨凯的妻子实为张健美。
据辉山乳业2017年3月28日的公告,杨凯在3月21日收到葛坤信函,称去年浑水报告之后工作压力增加,健康受到伤害,因此要休假,且希望现阶段不要联系她。自当日起,公司董事会便一直无法联络到葛坤。
债权人透露,葛坤失联后,债权人与辉山乳业的联系中断,遂前往公司确认信贷资金的安全。更严重的是,辉山乳业的资金由葛坤调度,她的失联直接导致公司对多家银行的还款出现延期。
财报显示,自2013年至2016年9月的3年半时间内,辉山通过银行贷款及其他借款所得款项280.54亿元,首次公开发售融资61.69亿元。扣除还款金额150.5亿元,累计净融资191亿元。
据统计,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爆发时,涉及的金融债权高达上百亿,涉及70多家债权人,包括23家银行,十多家融资租赁公司以及部分P2P、私募机构。
企查查数据显示,杨凯失信信息有4项,高消费限制令高达69项,从数据来看,杨凯的高消费限制令从2017年7月5日就已经开始了。
与杨凯密切相关的企业有32家,其中还包括房地产企业,沈阳万鼎房屋开发有限公司就与杨凯关系颇深,该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杨凯在其中占据60%的股权,是公司实际的控制人,不过目前杨凯在该公司的股权已被冻结。
就这样,辉山乳业帝国与数百亿身家,都在90分钟内轰然坍塌,如今辉山遭强制退市,曾经的辽宁首富杨凯更是成了“被执行人”, 辉山乳业即将退市,它将何去何从,仍是一大悬念。
点评
分析可以发现前“辽宁首富”杨凯的问题关键在于是贪婪之心被投行精英忽悠起来了,而自己其实不知道里面的深浅:
遭到浑水做空报告,指责实控人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几十亿;不务正业,用上市公司的钱搞房地;投资不过山海关;被金融精英忽悠,坑惨了;低调、神秘。;竞争对手太强大了,伊利蒙牛央企集团。
而且,辉山乳业只是中国部分上市企业的一个代表,在“大跨步”式的产业布局中,逐渐面临现金流萎缩、资金链紧绷的窘境。
为了自救,公司又往往不惜代价以更高的杠杆和利率融资,最终因各自不同的原因资金链断裂、造成一招出错满盘皆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有目网 » 辽宁首富梦碎!260亿身价成“被执行人”,400亿公司被强制退市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