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洗浴中心老板到超级富豪,A股第一骗和他的帮手们…

王靖原本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北京人。

家境普通,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学习普通,本科读的是江西中医药大学,还是肄业。

1993年,21岁的王靖成了北京“昌平养生学校校长”,一干就是5年。

这只是官方说法。这个“昌平养生学校校长”其实就是个洗浴中心,王靖是老板。

几乎与此同时,1995年,大唐电信成立了信威集团,欲“在电信领域扬我国威”。

公司首任董事长李世鹤,被誉为“中国3G之父”。在他的带领下,信威在3G时代,拥有TD-SCDMA技术标准下14项核心专利中的6项,是高通一般的存在。

一个是洗浴中心小老板,一个是风光无限的国企。

谁也想不到,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角色”,却奇迹般地联系在了一起。

2011年,王靖摇身一变成了信威集团董事长。

两年后,凭借号称投资500亿美元、全球瞩目的尼加拉瓜运河项目,王靖的声望达到顶点。

他被外媒称作“最神秘的中国商人”。

英国《金融时报》将其评为“25位最值得关注的中国人”,与马化腾、雷军同列,形容他“横空出世”,是中国企业家中“最令人瞩目”的一位。

2015年,王靖的财富达到顶点,一手掌控着市值近2000亿的上市公司,个人资产达到102亿美元,成为全球前200名的超级富豪。

从普通人到超级富豪,王靖的“横空出世”离不开一家神秘的投资机构——博纳德投资公司。

这家成立于1999年的投资机构背景深厚,当年就成为信威的股东,持股比例高达10%。其创始团队中既有红色通缉令上的外逃贪官,又有大型央企的高管。

原始股东之一的陈兴铭,曾任中国电力财务有限公司总经理,2001年因涉嫌挪用公款罪被北京检察院立案,2002年6月外逃美国。2015年的红色通缉令上,陈兴铭榜上有名。

其它自然人股东,也大多担任过黑龙江电力开发集团、鲁能集团和中国电力财务有限公司几家国企的高管。

2006年开始,由于内乱等原因,信威连年亏损,上市失败,到了资不抵债的地步。大唐电信决定甩掉这个烂包袱。

接盘侠正是博纳德投资。

从2010年开始密集增持,到2011年8月,其持有信威股份达到90.4%。信威彻底改制成为一家民营企业。

这时,博纳德投资突然对外宣称,其中有8800万股是帮王靖代持的,占总股本的41%。

就这样,王靖以信威实际控制人和董事长的身份被推到了台前。

至于王靖2010年以前做什么?注资信威的1.3亿从哪来?至今都是个谜。

照王靖的说法,90年代后期,他去香港学习金融投资,后来跑到柬埔寨采矿淘金。

“我们在东南亚两个国家做矿业投资,目前拥有金矿、钾盐矿、宝石矿,其中金矿估值就在50亿美元。”王靖曾信誓旦旦地说。

但这个价值50亿美元的金矿只停留在他的叙述中。位置在哪儿?经营状况如何?无从考证。

在信威后来的经营过程中,出现过37个类似王靖的神秘自然人。

比如,2016年套现41亿的68岁上海老人杨全玉、78岁的北京退休教师汪安琳、81岁的四川农民蔡常富……他们可能也没想到,自己怎么就成了亿万富翁。

信威的经营也显现异常。

王靖上任后,给公司规划了特种行业通信市场、行业专网市场、海外市场三大方向。

其中,特种行业通信涉及国防、军事、公共安全等国家保密领域,利润丰厚。

坊间有云“特种市场入场难,一踏进去吃十年”。

这样一个高壁垒的领域,信威却很吃得开。2010年,信威迅速获得了武器装备承制资格、国家二级保密证书、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具备了向特种行业销售产品的资质。

同时,国家工信部还为信威McWill技术专门分配了1785MHz-1805MHz总共20M的应用频谱。

这显然不是一个普通民营企业家具备的“能量”。

02
点石成金

王靖入主时,信威的资产和经营状况相当糟糕。

据他回忆,第一天到信威上班就遇到了麻烦,门口聚集了一群愤怒的讨债者,他们吵嚷道:“房租和水电费都交不起了,信威还是早点关门走人吧。”

但王靖上任当年就点石成金,帮助这个资不抵债的烂摊子扭亏为盈,豪赚5.69亿。

奇迹般的业绩增长,得益于柬埔寨的一笔30亿的大订单。

这笔订单依靠的是买方信贷模式。

这在电信行业并不陌生,华为、中兴早期到亚非拉开拓市场时,大多都用这种模式。

信威与客户柬埔寨信威先签订一份30亿的设备订单,然后信威用现金等做抵押,向国开行申请一笔30亿的贷款,柬埔寨信威用这笔钱来向信威支付货款。

相当于用担保换营收。

依靠这种模式,柬埔寨信威在2011年、2012年分别为信威贡献了9.92亿和8.28亿营收,分别占同期总营收的84.70%和90.47%,同时毛利率超过80%。

一个客户就养活了整个信威集团。

高风险的买方信贷模式,通常建立在企业对客户未来的经营和盈利状况高度信任的大前提下。

但柬埔寨信威当时的注册资本只有100万美元。2012-2015年,其累计营收为1.02亿元,同期累计亏损达11.4亿元,严重资不抵债。

只有傻子才会愿意为这样一个客户提供30亿的贷款担保吧?

▲据网易财经报道,柬埔寨信威一共只有8间营业厅,且生意惨淡

不仅如此,柬埔寨信威的这笔贷款明显有“借旧还新”的嫌疑。

2011年,北京信威确认了柬埔寨信威9.92亿元收入,但销售回款却只有367万元。

后来的回款,很多都是用信威从其它银行贷来的钱。

比如,2016年4月27日,信威从招商银行离岸部获得1.3亿美元贷款,用于归还柬埔寨信威在国开行的贷款本息;2016年11月30日,信威又从宁波银行北京分行申请了3000万美元贷款,同样用于偿还柬埔寨信威在国开行香港分行的贷款本息。

如果信威不是冤大头的话,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信威和客户存在关联。

据网易财经报道,柬埔寨信威原本是信威子公司重庆信威2010年在柬埔寨设立的分公司。

2011年8月,柬埔寨信威获得了柬埔寨4G全业务牌照。随后,重庆信威把它转让给了柬埔寨的一家公司和3个自然人。然后双方就发生了这笔30亿的大订单。

而接盘柬埔寨信威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只是越南的一个皮包公司代理商。

网易财经质疑,柬埔寨信威这个所谓客户,很可能是信威在海外的子公司。

在柬埔寨信威之后,信威又如法炮制。

2013年,信威扛起乌克兰项目9.4亿美元担保,换来了18.87亿营收,占其同期总营收的88%。

2014年,信威为俄罗斯项目提供了9亿美元担保。这家俄罗斯客户,同样成为其2014年、2015年第一大客户。

2016年,信威又为非洲无线提供了8.35亿美元贷款。

这些客户,无一例外经营惨淡。比如,俄罗斯客户至今营收不足10万美元,严重资不抵债;非洲无线2016年净资产只有111万,营收为0。

通过这种模式,信威在2011年至2016年9月末,累计实现营收140.03亿元,净利润81.86亿元,平均毛利率高达88.42%。

▲信威2011年至2016年9月的财务数据

而华为同期毛利率只有40%上下,中兴大约30%。

但信威的这份成绩单只是表面光鲜。账上有88亿银行存款是质押保证金不能动,且累计经营性净现金流为-59.24亿元。

利润率惊人,且存贷双高的信威,确有虚增交易之嫌。

如果事实的确如此,那么按6%的贷款利率计算,信威每支付1元利息,就能换来15元营收。

这样的生意实在是诱人。

值得一提的是,国开行在信威的这些生意里扮演着关键角色。

柬埔寨30亿订单的款项就是从国开行贷的。而当时,信威总资产才6.8亿,还欠着7.96亿的外债。

后来,信威收购乌克兰的一个项目,也是国开行给了50亿贷款。据《财新》报道,一位国开行重庆分行人士透露,该项目有骗贷嫌疑,“项目资金其实并不需要这么多”。

甚至在信威信用崩塌之后,国开行仍在给它放贷。2017年底,国开行为信威柬埔寨项目提供了2600万美元贷款,且不开保函。

王靖的10亿股股份同样是质押给了国开行,套现约200亿。

也就是说,国开行至少为信威提供了280亿资金。

没有国开行的钱,这场游戏根本进行不下去。

国开行一直是著名的“冤大头”。华信债务违约、江西赛维破产、海航遭遇接管,背后都有国开行的身影。

2019年7月31日,国开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经被中纪委监察调查。

03
炒作之王

业绩问题解决以后,“故事大王”王靖上线。

2013年6月14日,王靖与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共同出席新闻发布会,高调宣布双方已签署尼加拉瓜运河发展项目独家商业协议。

按照规划,该项目投资总额高达500亿美元,将建成一条全长276公里的跨海运河、两个深水港口、一条输油管道、一个世界级自由贸易区、一个机场。

作为回报,王靖将获得尼加拉瓜运河100年的特许经营权。

项目一旦建成,将直接挑战500英里外的巴拿马运河的地位,改变现有国际航运格局。而王靖将直接掌握全球8%物流定价权。

消息一出,全世界为之震惊。

修建这条运河的想法已有100多年。但工程浩大,阻力重重,连美国都不敢出手。

这绝非一家民营企业所能承担的。

外媒纷纷质疑,王靖代表的是中国政府的意志,一时间炒得沸沸扬扬。

最后,连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都亲自站出来辟谣:该项目“与中国政府无关”,为“民营企业自主行为”。

此时,媒体曝出,王靖的管理呈现高度军事化色彩:公司广播早上放《解放军进行曲》,下午播《打靶归来》;大厅挂着“八荣八耻”宣传语录;展厅里挂满多位国家领导人视察的照片。公司高管中,还有人曾任北京军区某基地副司令员。

关于王靖背景的猜测甚嚣尘上。有说是政府的前台,也有说是某某高官的孙子。

为此,王靖多次澄清:“我是个非常普通的中国公民,普通到不能再普通了。我背景极其平凡,1972年生于北京、长于北京,不是官二代、富二代,目前与母亲、弟弟、女儿一起生活。”

但相信者寥寥。

最顶级的骗术可能就是,你说真话都没人相信了。

2013年前后,正值国务院正式对外公布“60号文件”:明确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空间领域,参与国家民用空间基础设施建设。

王靖和他的信威马上又冲向了太空。

2014年,信威与清华大学联合研发的卫星成功发射,被誉为“中国民企第一星”。

紧接着,王靖开始规划他的“空天信息网络”战略:3年内,发射“一箭四星”;2019年,发射32颗或更多卫星,形成覆盖全球的卫星通信系统。

2016年,他还募集资金投资建设尼加拉瓜通信卫星系统,拟拓展以拉丁美洲为主、覆盖美洲地区的卫星通信市场。

按照他的规划:信威集团运营的卫星将覆盖全世界95%的人口分布区域,成为为数不多的、几乎覆盖全球的卫星运营商。

那几年,王靖和信威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挖运河、放卫星,还要引进乌克兰的航空发动机……

虽然这些项目无一例外夭折了:尼加拉瓜运河开工一拖再拖,现在已经没人提了,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的儿子,甚至还跑到信威集团总部追债;都2020年了,也没见信威的第二颗卫星上天,更别说卫星通信系统了;注册资本达70亿的天骄航空厂,也早已烂尾……

但王靖造势的目的已经达到。

就在签约尼加拉瓜运河项目后不久,信威开始借壳上市。

2013年9月27日,信威宣布以268.88亿的总对价借壳“中创信测”。当时,“中创信测”的股价只有8.45元。

在交易预案披露后的短短12个交易日里,其股价就上涨到26.53元。

2014年9月,信威集团借壳上市成功,以1119.50亿元的市值成为A股市值最高的民营科技公司。

上市后,信威股价一路狂奔,到2015年6月30日达到67.95元,市值接近2000亿,还被纳入上证50指数。

从交易预案披露算起,在不到两年时间里,信威的股价上涨了接近600%。

王靖炒概念和讲故事的手段,足以让所有同行“相形见绌”。

他把公司发展与国家战略绑定在了一起,炒的是“一带一路”和“国家安全”。

企业的发展理念就是“报效国家”。

据《财新》报道,2013年,一位受访信威高管称,“在王靖看来,单独的一笔订单可以让企业活过来,却不能让企业变得足够大。他觉得一家公司必须要将自己的发展与国家的发展联系在一起,才能走得更远,于是提出了‘报效国家’的理念。”

魔幻的是,2015年胡润IT富豪榜上,王靖曾与贾跃亭以395亿身家并列第7名。

几年后,两个炒作大王,一个远走美国,一个销声匿迹。

04
“得道者多助”

王靖和信威也曾受到过质疑,比如McWill技术商业价值不大,公司利润率高到不像一家电信企业。

但是,“得道者多助”。只要你够成功,声势够大,自然就会有很多人帮你。

面对质疑,工信部电信研究院专家司先秀站出来力挺信威,McWill虽不是主流的4G技术,但也有自己的独特优势:

独家产品,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适用于对安全性要求较高的特殊行业;
频段低,覆盖范围广,整体性价比较高;
有成熟的应用案例,比如大庆油田的专网运营良好。

信威马上“顺坡下驴”:由于公司拥有完整的自主知识产权,不用交专利费,且业务重点是软件和核心网,类似于软件公司,利润自然高。

加之不断飞涨的股价,满足了各方赚钱的朴素愿望,券商、信托、基金齐上台为信威鼓吹。

2013年,信威借壳上市消息公布后,宏源证券连发四篇研报,力推信威股票,助推第一波股价飞涨。

2014年,信威成功上市后,东吴证券、海通证券、兴业证券、国泰君安等更是极尽溢美之词。

比如,2014年8月,国泰君安在《信威通信:彰显国家意志,中国通信标准输出第一股》中写道:

信威不可复制,信威提前占领了空天通信的寡头地位,国内没有任何公司可与其比肩。

东吴证券就更夸张了。

在其研报《大国的崛起(二)人中龙凤》中,不但宣称:买信威集团就是买中国实现大国崛起的信念,更直夸王靖为“人中龙凤”。

在一众券商的实力包装下,信威成了“一带一路的信息先锋”“军工通信第一股”,更是与中国的国运绑定在一起。

这正是王靖想要的——

买信威集团就是买中国实现大国崛起的信念,唱多信威就是唱多中国。

在“沉默螺旋”作用下,疯涨的信威成了“皇帝的新装”,没有人敢“唱反调”。

不只是卖方券商鼓吹,机构投资者也都拿出了真金白银,抢着上车捞金。

2013年第三季度,“信威”的十大流通股东中,除了社保基金604组合,没有其它机构投资者的身影。

但2014年末,信威的基金持股比例高达32.4%。工银瑞信、招商证券、华商基金、安信证券、嘉实基金、广发基金等69只公募基金和3家券商抱团扫货。

机构投资者还算嗅觉敏锐,大都在2015年股灾中大幅减持或清仓。2015年第二季度末,信威的基金持股比例锐减至6.4%。

而那些反应慢或者抱有侥幸心理的,最后都交了智商税。

2015年第三季度,连证金公司和全国社保基金,都成了信威的前十大股东。

以证金公司为例,平均持仓成本约30元每股,投入近16亿元。如今,股价不足1.5元,血本无归。

踩雷信威债券的也不少。比如东吴鼎利、东吴鼎元和信达澳银纯债。尤其是东吴鼎利,一度持仓16信威01高达88%。

反应最激烈的,是曾踩雷乐视网的西部证券。王靖将其持有的7000万股股票质押给它,融资5亿,而后爆仓。

2019年9月,西部证券将王靖告上法庭,要求强制执行,至今没有音讯。

05
大厦崩塌

2016年12月23日,网易财经《信威集团隐匿巨额债务,神秘人套现离场》的长篇报道,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篇15000字的长文,罗列了信威虚增交易、隐瞒债务等种种罪状。

当天午后开盘,信威股价立马跌停。

面对质疑,信威的回应只有苍白无力的“胡编乱造”四个字,没有给出任何有力的证据或解释。

第二天,信威宣布停牌,而且一停就是两年半,一举摘下A股历史第三钉子户的宝座。

停牌并没能帮它逃过暴跌的命运。

2019年7月,信威复牌后喜提42个跌停,创造了A股的连续跌停纪录。

可怜15万股民,人均亏损近23万元,相当于一辆奥迪A3。

对于曾经的质疑,时间已经给出了答案。

2017年开始,信威连续三年业绩暴雷,分别亏损17.5亿元、29亿元、184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超过230亿。

业绩暴雷的主因,正是过去几年100多亿的对外担保收不回来了。

截至2016年6月30日,柬埔寨信威负债19.57亿,乌干达项目运营商负债3.7亿,俄罗斯项目运营商负债24.115亿……

没有银行敢借钱给信威了。“拆东墙补西墙”的游戏自然进行不下去了。

2018、2019年,会计师事务所连续两年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通俗讲,就是怀疑公司财务造假。

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ST信威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115亿。

王靖本人已经销声匿迹。他没有出席2019年的股东大会,董事会会议也是拟通过通讯方式参加。

借不到钱,没法搞买方信贷,于是券商清一色下调预期,没人帮信威鼓吹了……王靖和信威曾经赖以为生的手段,几乎都失灵了。

但信威依然尝试用讲故事、炒概念的手段最后挣扎了一下。

2019年11月7日晚间,*ST信威公告称,拟作为有限合伙人参与在开曼群岛发起设立5G基金。

蹭上5G概念,公司股价在43个交易日飙涨272.38%,股价从1.05元涨到了3.91元。

但上交所要求其披露5G基金相关资金来源、出资安排、海外运营商的资信、经营和财务状况、本次交易实质和财务影响等事项的一纸问询,马上把它打回原形。

从1月9日到4月20日停牌,*ST信威股价又从3.91元跌到1.39元,市值较巅峰时蒸发了98%。

5月8日晚间,*ST信威发公告称,上交所决定自5月15日起暂停公司股票上市,同时有终止上市风险。

一场持续了快6年的闹剧,终于落幕。

不过,对王靖来说,这可能未必是件坏事。

他持有的信威股票已经全部质押套现。

当初信威的那些对外担保,王靖也不是无限责任。

比如,在柬埔寨信威的《盈利预测补偿协议》中,王靖承诺若北京信威因为买方信贷模式下买方不能如期偿还借款,导致北京信威需承担担保责任的,王靖将代北京信威承担相应担保责任。

这份协议的有效期是2013年到2016年。

这意味着,过了有效期,即使柬埔寨信威破产,王靖也不需要承担任何担保责任。

一旦信威彻底退市,用不了多久,大家就会忘了江湖上曾有过王靖这号角色。

而他也终于可以安安心心当他的普通人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有目网 » 从洗浴中心老板到超级富豪,A股第一骗和他的帮手们…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